第237章 男人的深沉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拽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08-10 10:58:12 字数:2331 阅读进度:237/258

电话响起的时候,皇甫少卿刚进入书房。

熟悉的号码,让他想也没想便直接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声音,透着冷漠下的急切!

“皇甫少卿,是我。”那边,传来了欧阳茉儿清悦的嗓音。

“嗯!知道。”就因为知道,所以才接那么快。

“你在干嘛!是工作还是散步。”虽然,法国这个时间点,已经是凌晨三点,但对于国内来说,却还早得很。“

什么也没有干。”知道她没事,那悬了许久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但却表现得特别的冰冷淡漠,给人的感觉,对方并不是他的妻子,而是陌生人那般。“

你的声音怎么了,接到我的电话,好像不是太高兴的样子。”欧阳茉儿小心翼翼的问,莫不是,他知道了些什么不成。“

没有,很高兴,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这里的工作要告一段落了,准备明天去S市。”皇甫少卿的声线,依然的很淡,让人对他难以捉摸得透。

欧阳茉儿思索了会,然后轻快的道:“这样啊!那我们在S市汇合好了,我的事情,明天应该也解决了。”如

此一来的话,她现在必须的马上回国,这样才能把时间给拉平了去。

“好。”皇甫少卿连原因都没有问,这实在是太不像他的性格了。

“皇甫少卿,我想你了。”幽怨的话,从电话的彼端传来,让皇甫少卿本就笔直的身躯,更加的为之一僵。

“我……”双唇嗫嚅了下,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欧阳茉儿有着一瞬间的失望,但很快的便就扬起了笑脸,然后佯装不知情的问了句,“听妮可说,你们前天晚上遇到了攻击,是真的吗?”话

落,是一阵的沉默,那边,久久的没有声音。就

在欧阳茉儿以为,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之时,才清冽的传来了一个字“嗯!”“

那你呢?有没有受伤。”欧阳茉儿抿唇,觉得这样的自己特别的假,但是,却又不得不为之。

“没有。”眸光,在说出这一句话之时,随之的微微一暗。

欧阳茉儿咬唇,他,明明就已经受伤,竟然选择了隐瞒。

“没有就好,多注意着点安全。”欧阳茉儿觉得自己的眼眸,有些的酸涩难耐,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是那么的冷凝,让自己很是委屈。

“好,你也是。”这好像是接通电话之后,唯一感到关心的话语了吧!

“嗯!那我们S市见。”欧阳茉儿说着挂了电话,然后冲不远处的沈墨寒道:“剩下的事情,你来解决吧!我现在要赶回S市。”“

这么急,为什么?”沈墨寒皱眉,觉得她把时间,给安排得太紧凑了,这样的话,她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皇甫少卿说,他明天就要回S市了,所以……”她不能让雪儿跟他呆在一起,以免把自己给暴露了。

但她这样的欲言又止,让沈墨寒理解成为了另一种意思,所以,目光瞬间的黯然了下来。

可就算这样,阴霾的气息,也只是瞬间而过,“好,你去吧!我会看着办的。”“

我就知道,有你在没意外。”欧阳茉儿并没有感受到沈墨寒那一瞬间的失落,很是喜悦的道。“

没办法,这是我的强项,所以,只能是我一人受累了。”沈墨寒说着摇了摇头,看着欧阳茉儿的目光,是宠溺下的温柔。“

那你辛苦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欧阳茉儿说着伸手,跟他击了下掌。

“好,这段时间,注意着点安全。”因为皇甫少卿的原因,接下来,她肯定不太好过,对方发现一计没有得逞,肯定还会追加后续的谋杀,所以……

“收到,再见!”欧阳茉儿说着冲神他们招了招手,“走了,还聊呢?到飞机上再慢慢的说吧!”

四大暗影冲沈墨寒颔首示意了下,这才急匆匆的跟上了欧阳茉儿的步伐。沈

墨寒笑了笑,只是眸光,看着有些的凄凉,尤其是他的身影,特别的落寞。也

不知道,爱他的那一个人,要到何时才能出现,虽然说,他不一定会喜欢对方,但至少能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皇

甫少卿自挂了电话之后,就站在那一动不动,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直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才让他微微的回了神。“

请进!”语气,有些的低迷,感觉精神状态不佳。房

门,很快的便被推开,进来的人,是蓝妮可。

“皇甫少卿,伤口该换药了。”蓝妮可的手里,提着医药箱,在欧阳茉儿不在的日子里,她真的有很用心的在照顾。男

人侧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什么也没有说,便乖乖的走到沙发坐下,这样配合的一种态度,让蓝妮可莫名的有些慌。

想着,他这莫不是受到了什么冲击吧!否则态度怎么突然会变得这么的好。

“你好像心情不佳的样子。”蓝妮一边拆除纱布,一边漫不经心的问着。“

你跟在茉儿的身边多久了。”皇甫少卿这话,很明显的有些答非所问。“

很久了,怎么说也有十几年了吧!怎么啦?”蓝妮可抬头,疑惑的问了句,

“这么说来,对于她的事情,肯定也很了解才对。”皇甫少卿的嘴角,勾起了浅浅的笑,却是冷嘲的那一种。“

可以这么说。”蓝妮可在他的伤口处,轻轻的擦着药,完后,用干净的纱布重新的缠上。“

六年前的初夏,她是不是去过法国。”皇甫少卿说完,目光凛然的盯视着蓝妮可,不给她半丝想要逃避的机会。蓝

妮可的心底一沉,但表面上却不展露半分,“你说的是六年前啊!这么久远的事情,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毕竟她差不多平均每个月便会飞一次,所以,到底都去了哪里,我有些的捉摸不准。“

是不记得了,还是说,不愿意告诉我。”皇甫少卿冷嗤了下,那么大的一件事情,不相信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有什么不愿意告诉你的,反倒是你,若是我问你六年前的某一时刻,你在干什么的话,你敢保证自己也能说得出来吗?”蓝妮可说着,手上的动作微微的用了些力道,大有公报私仇之意。“

当然。”皇甫少卿只是回答了她两个字,目光更是冷冽的紧盯着她,就好像对方的脸上,会藏着自己所想要的答案那般。

友情链接:托业替考  托业代考  act代考  托业答案  雅思答案  pte替考  托业答案  cae代考  托福替考  gmat代考  托福枪手  雅思答案  gmat代考  雅思枪手  sat枪手  gre代考  gre答案  sat答案  act代考  托福自拍照代考  sat替考  act答案  雅思枪手  gre枪手  act代考  托福代考  gre枪手  雅思替考  sat答案  雅思代考  托福答案  Cae自拍照代考  sat替考  雅思面授  act代考  托福枪手  act代考  sat替考  托业答案  Pte自拍照代考  sat答案  gmat代考  雅思面授  gre答案  act枪手  pte替考  雅思代考  托业替考  托业代考  act枪手  sat代考  托业答案  act枪手  托业替考  pte替考  cae代考  sat枪手  托业替考  gre答案  gre枪手  托福替考  gre枪手  gre答案  托福枪手  pte替考  sat答案  gmat代考  gre枪手  托业替考  托业答案  托福答案  托福代考  托福代考  act枪手  gre枪手  gmat代考  雅思面授  act答案  托业代考  sat替考  托业代考  sat替考  gre代考  雅思答案  雅思面授  act答案  雅思替考  雅思枪手  托业代考  sat替考  托业答案  托业代考  托福代考  pte替考  gre代考  gre答案  雅思枪手  托福替考  gmat代考  雅思代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