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五章 队友

小说: 盛华 作者: 闲听落花 更新时间:2018-08-10 10:54:22 字数:4509 阅读进度:488/501

太子妃魏玉泽跪在几个老太妃中间,时不时看一眼江皇后,太子让她找机会问问娘娘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可从她进来到现在,别说说话,连多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她跪的这地方,是李夏指给她的。

魏玉泽下意识的瞄向李夏,心里更加焦灼。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李夏和江皇后之间那份剑拔弩张,提防戒备,她却能清晰的感觉出来,娘娘象是被李夏胁迫了,她让她跪在这里,娘娘竟然点了头!

外命妇进来的越来越多,挤满了大殿。

江皇后微微直起上身,看向李夏,“烦你走一趟,请秦王爷请皇上示下,诸位太妃,老夫人们上了年纪,可否许她们半个时辰歇一刻钟,太后生前最是慈悲,在天之灵,若是看到诸人因为她守灵而伤身,必定难过不忍。”

“是。”李夏低眉垂眼答应一声,双手撑地站起来,走到帘幔旁,低低和黄太监说了几句。

片刻,黄太监一路碎步紧走到江皇后侧前,“皇上口谕,允。其余茶点蒲垫诸般细务,请皇后自行斟酌安排,看照好诸位太妃,老夫人,以免伤了太后盛德。”

江皇后应了,远看着太子妃魏玉泽道:“你去安排茶点汤水,必务要仔细谨慎。”

魏玉泽忙欠身答应,起身退往殿后。

江皇后斜着李夏,话却是对着众人说的:“且去更衣,歇一歇吧。”

唐家珊低头上前,扶起李夏,“王妃且节哀。”

……………………

严夫人和徐夫人品级低,跪在靠近殿门的地方,远远看着唐家珊扶起看起来憔悴异常的李夏,徐夫人眼泪滚珠般往下掉,紧紧抓着严夫人,声音微抖,“阿夏,她没事吧?”

“夫人别担心。”跪在前一排的阮夫人动作极快的膝行往后,一边扶徐夫人起来,一边低声道:“不会有事的,咱们也去歇一歇,这是宫里,夫人可要稳住。”

“这话极是,走吧,咱们也去更衣。”严夫人站起来,警告般瞪了徐夫人一眼,徐夫人立刻紧紧抿住嘴,一个字不敢多说。

来前大嫂警告过她,阿夏和王爷这边,她是帮不上忙的,只不要添乱就行了,她刚才是多话了。

……………………

唐家珊扶着虚弱无力的李夏进了偏殿,女侍托了几样汤水放到旁边几上,唐家珊看了看,“王妃喝碗燕窝粥吧。”

没等她端起来,李夏摇头道:“我这会儿什么也吃不下,连口水也喝不下。”说着,转头看着坐在她旁边的闵老夫人,眼泪又掉下来,“娘娘走了。”

闵老夫人眼泪夺眶而出,不停的点头,却哽咽的说不出话。

“王妃要节哀。”蒋王妃侧身坐到李夏另一边,握着李夏的手,“王妃这手冰凉,您得吃点儿东西。”

“吃不下。”李夏哽咽难语,“等一会儿再说。”

韩尚宫带着两个中年女侍,从偏殿一角的茶水处出来,示意两个女侍等在殿角,自己走到李夏面前,曲膝见礼。

闵老夫人看到韩尚宫,下意识的上身前倾,看着韩尚宫,想问什么,张开嘴却没能说出话,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

“黄大伴上了年纪,又一夜劳累,身边可带够了人手,别累着了他。”李夏看着韩尚宫,话里有话的问道。

“人都在,王妃放心。”韩尚宫低低答了句。

“你再去跟黄大伴嘱咐一声,王爷领了圣命,主理娘娘丧礼,这是大事,一定不能缺了人手。”李夏紧盯着韩尚宫,又嘱咐了一句,她最担心的,就是秦王的安危,最担心他们的想不到,和他们的以为的不可能和不敢。

没有什么是江皇后不敢的。

“是,老奴这就去和黄大伴说,王妃这里……”韩尚宫看着几上一样没动的几样汤品。

“你先去,我没事。”李夏吩咐韩尚宫。

闵老夫人紧紧抿着嘴,眼里带着惊惧,她竟为王爷的安危担忧至此!

……………………

偏殿另外一角,江皇后浑身疲惫的歪在榻上,远远看着斜对角有气无力的李夏,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羞愤夹杂着恼怒,还混着丝丝似有似无的恐惧。

这会儿她才恍然意识到,这一夜,直到现在,她一直被她牵着鼻子走。

她许诺她撤出太后在宫中所有的人,她竟然相信了!

江皇后紧紧攥着拳头,指甲扎在掌心,一阵刺痛。

她已经死了,她在宫里的人手,还有什么用?她哪用得着撤不撤的,不撤她就杀了,就是撤,明面上的撤了,那些隐在暗处的棋子呢?不还是得她一个一个挖出来清理掉?

她昏了头了!

守孝三年……江皇后一抹冷笑还没勾起,就僵在脸上,她也信了,他守不守孝,有什么分别?

江皇后再次看向疲弱不堪的李夏,她竟然受了她的蛊惑,她竟然被她威胁住了,她竟然被她压制到现在!

死了一个夜叉,又来了一个恶煞。

“我让你打理汤水点心,你听明白我的意思了?”江皇后又看了眼李夏,掉转目光,看着太子妃魏玉泽,声调阴森。

魏玉泽轻轻打了个寒噤,疑惑的看着江皇后,这句话听到耳朵里,她头一个反应是她要让她下毒么,念头刚刚冒起,又急忙否决按下,她想哪儿去了,她怎么能生出这样的念头……

“调碗汤给李氏送去,你亲手去调,东西我让人拿给你。”江皇后声音低而冷。

魏玉泽呆了片刻,不敢置信的看着江皇后,“娘娘的话,我没懂……”

“杀了她。”江皇后目光中带出了几丝鄙夷,她厌恶这样的故作姿态,或是,这样的怯懦。

“娘娘!”魏玉泽脸色都变了。

江皇后没说话,只冷冷看着魏玉泽,魏玉泽被她看的汗毛倒竖,冷汗顺着后背往下淌。因为江皇后目光里的阴森,也因为江皇后这句吩咐。

“你听着,你我一体,和她们……”江皇后从李夏看向苏贵妃和离苏贵妃不远的唐家玉等人,“不是她们死,就是我们死,你不想死吧?”

魏玉泽没能说出话,后背的冷汗却不再往下淌,只后背上湿湿凉凉的极不舒服。

“那是个比太后还要可怕的恶煞,今天我们不动手,到明天,你我都得死在她手里。去吧。”江皇后伸手端起碗参汤,垂着眼帘慢慢抿着。

魏玉泽低低应了一声,往旁边茶水处挪进去。

……………………

韩尚宫传了话再回来,这一次的更衣歇息的一刻钟就到了,韩尚宫站在殿角,看着女侍收拾着好几碗一动没动的汤品,怔怔的有几分出神,王妃的这份戒备,比起从前娘娘在王爷身上的那份警惕和戒备,还要浓厚。

……………………

墨黑帷幔另一边,金拙言总算找到机会,靠近秦王。

“你没事吧?”金拙言看着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年的秦王,这句话问出来,干巴巴的让人简直有几分讪讪难堪。

“你都知道?”秦王看着金拙言,金拙言一个怔神,“知道什么?”

秦王没答话,好一会儿,眼泪涌出来,“我活着……能活着……”秦王抖着声音,说不下去了。

金拙言目光呆直的看着秦王,片刻,眼睛一点点瞪大,突然一把抓住秦王的胳膊,“他?”

秦王看着满眼惊恐的金拙言,慢慢点了下头,又点了下,“走了,一起走的。”

金拙言手一松,胳膊仿佛失了活力,扑掉在地上,一张脸扭曲,“我就知道!我该杀了他,早该杀了他!”

“不是,回去再说吧。”秦王轻轻拍了拍金拙言,“递个话给舅母,照顾好阿夏。”

“好,你放心。”金拙言应了,扫了眼四周,“让承影进来侍候?”

秦王沉默片刻,低低应了一声,“好。”

金拙言呆了一瞬,立刻如临大敌般全身戒备,王爷身在危险中。

……………………

半个时辰歇一刻钟,其实是半个时辰里歇上一刻钟,三刻钟之后,诸人再次退到偏殿以及各处临时搭起芦棚中,更衣歇息。

唐家珊扶着李夏往偏殿过去,魏玉泽迎着李夏,垂眼道:“请王妃保重自己,奉娘娘吩咐,特地替王妃备下了汤水,王妃可要爱惜自己。”说着,伸手握住李夏的手,用力捏了两下,退了一步,侧身让开,和李夏擦身而过。

唐家珊眼里闪过丝丝疑惑,魏玉泽这话平常得很,可她怎么有股哪儿不对劲的感觉?

李夏低眉垂眼,看着自己的手。

奉娘娘的吩咐,特意为她准备的汤水……

唐家珊扶着李夏刚刚坐下,一个女使托着托盘,送到李夏面前,“王妃,这是为您准备的汤水。”

“多谢你。”李夏伸手端起汤水,唐家珊看着垂手退下的女侍,下意识的想伸手拦在李夏面前。

李夏推开她的手,“我想到外面透透气,你陪陪我?”

唐家珊忙应了,跟在端着那碗汤水的李夏后面,从偏殿出来。

偏殿后面是一片小园子,花木正好,鸟雀欢鸣。

李夏站在廊下,转头看着四周,唐家珊站在李夏旁边,时不时瞄一眼她手里的汤水,犹豫道:“娘娘还特意吩咐了汤水……”

李夏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端着汤水往旁边走到只正张着翅膀饮水的八哥旁,抬手将汤水倒了些到八哥的水里。

唐家珊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微变,直直的盯着八哥。

八哥一口接一口喝着比刚才浓香许多的汤水,喝了四五口,顿住,伸了伸脖子,又伸了伸,突然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

李夏手一抖,手里的汤水和碗一起,砸在了地上。

唐家珊惊恐的看着张着翅膀用力扑通的八哥。

不远处当值的小内侍急忙上前摘下八哥架子,一边紧捏住八哥背到身后,一边惊恐不安的扑跪在地,对着李夏请罪,“小的……”

“是我吓着它了,拿下去好好埋了吧。”李夏低头看着地上的汤汁和碎瓷,“提几桶水,把这儿擦干净。”

唐家珊只觉得头皮发麻,两条腿一个劲儿的抖,伸手按在廊柱上,目光随着淡定安闲走向另一边的李夏,深吸了口气,推开廊柱,跟了上去。

“多亏了玉泽……”

“当年娘娘看她看了两三年,却总是下不了决心,大约就是因为这个。”李夏打断了唐家珊的话,斜睨着她。

唐家珊直直的看着李夏,好一会儿,突然猛抽了口气,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亲自走一趟,把刚才的事告诉世子,再告诉他,江家血脉,都是一样的品性。”李夏接着吩咐道。

唐家珊还没怎么缓过来的那口气,又猛抽上来,是了,这边能有这样的手段,那王爷那边……

“我这就去。”唐家珊刚要转身,却被李夏一把抓住,“先平一平气,又不是什么大事。”唐家珊连连点头,深吸了口气,慢慢吐出来,片刻,看着李夏点头示意,“好了。”

“嗯。”李夏松开手,唐家珊转身往对面绕过去,李夏盯着她的背影看了片刻,移开了目光,还算好,至少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两样。怪不得金拙言不让她靠近自己,靠近宫廷朝政。

唐家珊找到金拙言,低低说了那碗汤的事,话没说完,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掉,“……王妃还说,江家血脉,都是一样的品性。我……”

唐家珊看着金拙言,一个我字卡在喉咙里,抖个不停,她活了这二十多年,受到惊吓冲击加在一起,不如这一会儿看到听到的百分之一。

“镇静,这会儿不是哭的时候,王妃还吩咐什么事没有?”金拙言抓着唐家珊的手用力捏了捏,口气有些严厉。

“让我把端砚带进来,太婆说她安排。”唐家珊用尽全力,往回咽下一阵接一阵的颤抖和嚎啕大哭的冲动。

“别怕,没事儿。”金拙言抬手按在唐家珊肩上,“这几天你就跟在王妃身边,她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你要是不知道怎么办,就去找太婆,没事儿,这不算什么。辛苦你了。”

“嗯。”金拙言用力按在唐家珊肩膀上的手,让她感觉好多了,“那我走了。”

金拙言揽着唐家珊,送出几步,看着唐家珊快步转不见了,才转身去寻陆仪。

友情链接:sat答案  sat答案  act答案  雅思枪手  托业替考  雅思面授  托业替考  cae代考  雅思枪手  cae代考  托福答案  gre枪手  act代考  雅思答案  gre代考  雅思枪手  雅思替考  act代考  gmat代考  托业代考  sat替考  sat答案  act代考  托福答案  sat枪手  pte替考  托福替考  托福替考  Cae自拍照代考  托福枪手  雅思替考  托业代考  act枪手  托业替考  sat代考  雅思答案  托福代考  Pte自拍照代考  托福代考  雅思替考  托业答案  gmat代考  雅思自拍照代考  雅思替考  托业答案  sat答案  sat代考  雅思代考  雅思枪手  托业答案  托福答案  托福答案  pte替考  托业替考  pte替考  sat替考  托业代考  雅思答案  pte替考  雅思答案  托业答案  gre枪手  雅思代考  gre枪手  Pte自拍照代考  act答案  act答案  托福替考  pte替考  托福枪手  sat枪手  托福答案  托福替考  雅思面授  sat答案  托福答案  托业答案  托业代考  托业代考  act答案  托业替考  sat替考  托业代考  gre答案  act代考  gre代考  pte替考  cae代考  雅思枪手  托业答案  gre答案  托福枪手  act代考  gre枪手  雅思替考  gre答案  sat替考  托福枪手  雅思答案